少说,是少指责青少年的错误和不足,不要把注意力放在盯着他的存在的问题上。

  少说,不是不跟孩子交流了,不说话了。话还是要说的,要说很多其它的话。我每天晚上在饭桌上总是说一些我在单位、在公交车上观察到的的事情,并把自己的价值观放在说的事当中。儿子已经觉察到了我这样的教育,他在一篇作文《悄悄的提醒》中写道:“母亲总是跟我说她遇到的奇事,我待人处事的态度都是受母亲的影响。”

  少说,还是有的说的。那就是善意地指出孩子存在的问题,在语气上,在严格中,透着浓浓的爱与肯定。

  多做,不是多帮孩子做家务。要求孩子做家务,是必须的,而且他随着年龄的增加,家务的内容也在增加。多做,是指开创自己的生活目标,去行动去体验。我给自己开创的新的生活目标之一是观察大自然、做自然笔记。半年来,我进步了很多,也经常跟家人和孩子分享我的体会。尤其是我谈到蒲公英在晚上要把自己的花瓣合上,并且我独自去小区里观察拍照,回来后与家人分享。这些事情,对儿子也是有影响的。大自然有独特的魅力,现在儿子也能在周末跟着我去小区观察植物,并找到了夜景摄影的新的生活方式。

  其实,“少说多做”是又一次最大限度地应用了“润物细无声”的教育原则。虽然见效慢,但效果极好。这也再一次验证了当下流行的一句名言:“教育是慢的”。